一起媒體名譽侵權案就這樣落幕了?
www.todaysforexchart.com  2016-04-09 16:06:00  中國新聞人網

4月8日,陜西省翻譯協會收到了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的終審判決,西安中院維持碑林法院的一審判決,陜西日報記者董蕓刊登在2014年12月17日《陜西日報》的深度報道《赴美16天:紅色旅游,還是黑色陷阱?—

陜西省翻譯協會網站

陜西省翻譯協會網站http://www.chsta.org/news_detail.asp?id=1238

    4月8日,陜西省翻譯協會收到了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的終審判決,西安中院維持碑林法院的一審判決,陜西日報記者董蕓刊登在2014年12月17日《陜西日報》的深度報道《赴美16天:“紅色旅游”,還是“黑色陷阱”?——西安中僑國際旅行社和陜西省翻譯協會帶團赴美交流亂象調查》(見附一)是正常的“輿論監督”,并未侵權。
    2014年10月2日至17日,陜西省翻譯協會組織“海倫橋交流團”赴美開展民間交流演出,陜西日報記者董蕓及其女兒等16人參加,活動期間,董蕓等團員和旅行社、省譯協因收費、服務質量細節問題發生爭議,回國后,董蕓等到西安旅游局投訴,無果。
    2014年12月17日,《陜西日報》刊登署名本報記者董蕓的調查報道《赴美16天:“紅色旅游”,還是“黑色陷阱”?——西安中僑國際旅行社和陜西省翻譯協會帶團赴美交流亂象調查》。
    文章見報后,活動組織方到陜西日報投訴,沒有結果。(見附二)
    2015年3月底,陜西省翻譯協會將陜西日報社、陜西日報傳媒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和記者董蕓起訴至西安碑林區法院。
    2015年10月24日,半年多后,碑林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認為董蕓的報道是正常的“輿論監督”,只是“用詞不夠嚴謹”,并未對陜西省翻譯協會的名譽造成侵害,駁回陜西省翻譯協會對陜西日報社、陜西日報傳媒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和記者董蕓的所有訴訟請求。(見附三)
    陜西省翻譯協會不服一審判決,上訴至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2016年4月1日,終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見附四)
    本案中,記者董蕓認為自己是正常的輿論監督,而陜西省翻譯協會卻認為記者是“新聞敲詐”未遂之后的“惡意侵害、泄私憤和有意抹黑”。
    從法律意義上講,本案已經審結,但從敗訴方陜西省翻譯協會“心有不甘”還要繼續申訴“據理力爭”的態度來看,此案似乎沒有結束。
    本網做為關注新聞人和新聞與傳播的傳媒專業網站,希望將此案展現出來,供新聞業界學界和法律界思考,記者的新聞報道如何把握“輿論監督”和“惡意侵權”的界限;作為新聞職業的從業人員和社會大眾的普通一員,記者如何在維護自身合法權益的同時不逾越新聞職業道德和法律政策;新聞媒體如何健全報紙的出版流程,加強編采校審等環節的管理;等等問題。
赴美16天:“紅色旅游”,還是“黑色陷阱”?
 
(附一)

赴美16天:“紅色旅游”,還是“黑色陷阱”?
——西安中僑國際旅行社和陜西省翻譯協會帶團赴美交流亂象調查

 
陜西日報  2014年12月17日
 
本報記者 董蕓
 
    李友權團員無奈地告訴記者:“我是一個學法律的,懂法,但是,對陜西翻譯協會負責人馬珂‘沒法’。只要給馬珂表示說只要護照,不要退款,他‘5分鐘’就從美國跑個來回要回護照,錢能生‘火’呢!”
   一次本著紀念、學習海倫·斯諾精神,并致力搭建中美紅色革命文化的赴美交流之旅,卻讓16名來自全國各地的旅行者在感悟與探尋海倫·斯諾精神之余,也品嘗到了西安出境游亂象帶來的苦澀。
    今年10月2日,分別來自西安、北京、江蘇、山西、延安等地的旅行者一行共16人,踏上了由西安中僑國際旅行社和陜西省翻譯協會組成的“海倫橋”赴美交流團的旅程。然而,就是在美國的這段時間(含在路上飛行時間,共計16天),旅行社借眾人語言不通,頻頻以“紅色革命文化”、“中美友誼”、“文化交流”等旗號對大家進行欺詐。
 
出行前巧設“機關”
 
    早在赴美一個月前,陜西省翻譯協會負責人馬珂就要求“海倫橋”赴美旅行團每位團員向其個人賬號上打上2000元人民幣。據他稱,此項收費是赴美前的保證金,一旦匯到他的賬號上,假如反悔放棄赴美,將全部沒收,不予退回。而且,已經交到旅行社手里的護照,需等來年在省翻譯協會領取。這樣,加上之前每位團員在中僑國際旅行社和陜西省翻譯協會不斷電話催促下,向西安中僑國際旅行社法人王伯濤的賬號上匯去的24000元旅行費用,旅行團每人出國前的花費共計26000元,16人匯款總計416000元。但截至當時匯款結束,仍未見合同與行程明細單。
    距離赴美前十天,團員們紛紛要求將416000元赴美的明細賬,書面告知大家,而中僑國際旅行社工作人員樊秀娟則多次聲稱,一定會給全體團員一個類似行程文件的東西,并分發大家。這些來自全國各地的赴美交流人員都覺得此次出行是打著“海倫·斯諾訪美團”的旗號,對樊秀娟所說之話都深信無疑。
    出發前,團員們也曾一再詢問西安中僑國際旅行社的王伯濤、樊秀娟,以及陜西省翻譯協會的馬珂:“在美期間還有沒有其他收費項目?如果有,一定要明確告訴每位團員,大家應有知情權。”這三人在省翻譯協會辦公室,一再向團員們表明,不要有后顧之憂:“一切費用都包括在所交40余萬元費用里。”他們還稱,地接方是他們在美長期聯系的合作伙伴。
    10月2日,臨上飛機前,中僑國際旅行社的代表樊秀娟向每位團員發給2014年9月29日早已印好的出行手冊、演出歌單、以及注意事項等。大家草草收好“出行手冊”以及所有資料,一并裝包帶上飛機。旅行團沒料到的是,從這一刻起,他們便已經“走上了挨宰道路”。
 
苦澀的“挨宰之旅”
 
    在美旅行途中,中僑國際旅行社的地接方美國海德集團旅行社先后派出4名導游接團。樊秀娟是赴美團旅行的全陪,但據她說,她并不會說英語,也是第一次去美國,甚至沒有國家旅游機關頒發的導游證。
    在從華盛頓機場乘機抵達堪薩斯城排隊托運行李時,機場管理人員面對大家講了許多話,由于團員們都聽不懂英語,地接方趙導游和中僑國際旅行社全陪樊秀娟,便向大家大聲喊道:“交!老美讓交錢!拿錢!”每人一箱行李25美金,第二箱35美金。團員們很納悶,不是之前說好了在美期間再無任何費用可交了嗎?樊秀娟說:“這是美國的法律,我不知道。”為了托運行李趕時間,大家無奈,16人每人交25美金,共計400美金,人民幣2464元。這樣的事情,在美國當地時間10月15日團員們從堪薩斯城飛往洛杉磯時,又經歷了一次。為了托運行李,再次交錢。
    就在臨離開華盛頓前,中僑國際旅行社和省翻譯協會還要求每人再交88美金租車費,聲言誰不交,誰不要上車。人生地不熟,又是一次無奈,16人每人再交88美金,共計8673元。當團員與美國人民聯歡、參觀時,上述兩機構又跟團員們每人收取租車費16美金。路途多次行程中,除了在美國猶他州人家中居住兩天外,用餐均是團員自理,沒有人翻譯,也沒有導游講解。旅行團經常是把團員們拉在大超市門口,然后各行其是。
    如此各種收費之下,相應的服務卻幾乎沒有。年齡已將近60歲來自西安的鄒宗美,連比畫帶猜,在超市貨架上購買到完全看不懂的方便面,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可以找到熱水,來回在超市內穿梭了一個小時,后來在美國商場售貨員的同情和幫助下,才吃上了面條。類似這樣的餐飲自理,不勝枚舉。在美國16天的48頓飯中,只有11頓飯是包含在旅行社的安排中,其余的11頓飯為酒店自帶早餐,剩余的26頓飯均為自理。按照中僑旅行社給出的報價,每頓飯應為10美金左右,26頓飯即為每人260美金,16人26頓餐折合人民幣25626元。
    除了吃和行方面的亂收費,還有住和玩的方面?八_斯城行程總共3天,但此次旅行團的領隊則告訴大家第三天的房費需要自理,每間房子135美金,即5812元人民幣,這些錢需要在抵達堪薩斯城第一天,提前交付西安中僑國際旅行社全陪樊秀娟,以便提前登記。據省翻譯協會負責人馬珂稱,要么提前預訂,要么就沒有房子了。大家不明所以,出行之前為什么不靠實住宿信息,要到現場才臨時決定行程,所以并未交錢。第三天續房時,被酒店前臺告知房費73美金,有的房子僅71美金。而且酒店就在美國遠郊,并不是像馬珂稱的那么緊張,大家差點被馬珂的“緊張情緒”所誤導。
    抵達洛杉磯后,中僑國際旅行社的地接方海德集團導游高導告知團員,需要每人再交99美金,才能游覽迪斯尼樂園。大家紛紛質問:“為什么到了迪斯尼樂園門口才通知大家?不是浪費大家的時間嗎?”況且安排表上明確標明,行程中含迪斯尼門票。然而樊秀娟卻稱:“迪斯尼樂園門票,每張99美金,與先前西安放棄赴美的7個人的租車滯納金相抵消。所以,誰要進入樂園,必須替先前西安放棄赴美的7個人先交滯納金,才能拿到門票。否則,一律自理。”大家憤怒地質問樊秀娟,“其他7人不來,是他們違約,跟我們有何干系?這是你們西安中僑國際旅行社和省翻譯協會負責人馬珂的責任,為什么要分擔給沒有違約的團員呢?”大家當晚向樊秀娟提出要查明細賬,但她始終拿不出,而是不斷閃爍其詞,讓團員云里霧里,不知真相。最終,樊秀娟還是未提供任何關于40萬元的用途明細。
 
一方態度蠻橫,一方維權不易
 
    當團員們因為拒絕繳納額外的門票錢而滯留在迪斯尼樂園門口時,樊秀娟向旅行社法人王伯濤致免提電話說:“團員們不交這個錢,進不了門怎么辦?他們要投訴我們旅行社!”團員們沒想到的是,王伯濤在免提電話中氣急敗壞地高喊:“給他們買了票要投訴,不買也要投訴,不如不買,我王伯濤和他們奉陪到底!告到天邊去,我也奉陪,看誰能把我王伯濤咋樣!不交那7個人滯納金的,一律不給門票。”而當有人被迫交了這筆所謂的“滯納金”后,越洋電話中的王伯濤竟然反問:“你把錢打過來后,怎么不和我說一聲?”所有團員嘩然。
    旅行團的遭遇讓中國司機張師傅也心痛地說:“他定居美國已經10多年,所有帶的團都有行程單、時間表、明細表。真沒見過到了迪斯尼樂園門口,還吵個不停的陜西旅行團隊,先收錢,后宰客現象,破了例了。真丟中國人的份兒!叫老美看中國人的笑話。”從早晨7時到下午6時,大家就這樣一直站在迪斯尼樂園門口,終究沒能進入這座夢幻之城。
    10月17日,地接方高導送全體團員乘機回國。一部分團員乘坐美航,一部分乘坐國航?筛邔в卧诖蠹疫正在排隊,未領取到登機牌時,就不見了蹤影。將托運行李繳費與語言不通障礙等事宜,轉嫁給團員自行解決。對他來說,送機到此為止,而要去另一棟航站樓乘坐國航的團員,也在3號航站樓被趕下了大巴。團員們經過與老外連比畫帶猜才得知,乘機航站樓為2號航站樓。相隔一公里多的兩個航站樓,在語言不通的情況下,團員們拖著巨大的行李箱,在機場上下樓,走了兩個小時,才找到國航柜臺。當時,身上的衣服像雨淋一樣,全部濕透了。
    當旅行團成員想得到一張這次行程的26000元(實際不止這個數目)的發票時,樊秀娟也僅僅是給每人一張以其個人名義手寫的“收條”。
    事實上,感覺被宰的不僅僅是此次跟著旅行團一起出國的人,那些因為有事沒有出去的人也在“挨宰”的行列。此次旅行團的負責人之一馬珂向因事沒有赴美的團員李友權聲明,如果要退錢,西安中僑國際旅行社的地接方美國海德旅行社就要扣押你的護照到明年,李友權擔心旅行社將自己的護照進行買賣,只好表示同意,很快要回了“遠在大洋彼岸”的美國海德旅行社扣壓的護照。李友權團員無奈地告訴記者:“我是一個學法律的,懂法,但是,對陜西翻譯協會負責人馬珂‘沒法’。只要給馬珂表示說只要護照,不要退款,他‘5分鐘’就從美國跑個來回要回護照,錢能生‘火’呢!”回國后,16名“海倫橋”赴美志愿團成員提供了所有第一手資料(包含錄音、圖片、收據等)及人員簽名,聯名向旅游監管部門投訴并反映情況,要求賠償在美浪費時間損失,以及多收團員的所有費用。投訴信向旅游上級部門發出1個多月后,旅游執法負責人答復稱“正在尋找法律條文,等待處理。”
    (見《陜西日報》電子版http://esb.sxdaily.com.cn/sxrb/20141217/html/page_09_content_000.htm
二)

關于董蕓文章的事實真相
 
陜西日報紀檢組:
 
   貴報記者董蕓在12月17日陜西日報刊登的《紅色旅游,還是黑色陷阱》一文,采用“文革式”語言,點名道姓地對陜西省翻譯協會、西安中僑國際旅行社及馬珂、王伯濤、樊秀娟等進行無中生有的誹謗和侵害。我作為“海倫橋訪美團”團長,代表受害者向你們還原事實真相。
    (1)關于這次出訪。海倫橋訪美團從去年冬天籌劃,到今年4月開始啟動,一直定位為“中美民間友好交流活動”,由陜西省翻譯協會組團,美國“埃德加·斯諾紀念基金會”、美國南猶他大學邀請,去海倫·斯諾的故鄉猶他州和埃德加·斯諾故鄉密蘇里州的四個城市、三所大學、三所中學進行友好訪問、藝術交流和義務演出,以促進中美兩國人民之間的了解和友誼。這個民間友好訪問團,不同于用納稅人的錢出國訪問、考察的官方代表團,也不同于任何形式、任何冠名的旅游團。直到今天,沒有一個人認為這次訪美交流是“旅游”或“紅色旅游”。如果董蕓還有一點良知,就請她告訴大家:她是不是以旅游者的身份訪問美國?采用這樣的文字作標題,完全是為了與所謂的“黑色陷阱”相對應,以達到抹黑被侵害人的目的。
    該文第一段“致力于搭建中美紅色革命文化”的說法,企圖歪曲、抹黑這次友好交流的內容,為她不可告人的目的做鋪墊。但是,這種提法的后果是嚴重的:干擾了我國的外交政策,極可能引起外交風波,為境外反華勢力、“中國滲透論”和“中國威脅論”提供口實。
    (2)第二段稱“對大家進行欺詐”。 訪美團出發前,西安中僑國際旅行社與陜西省翻譯協會簽訂了正式合同,合同中對出訪行程、報價及航班做了詳細說明,董蕓在合同上簽字認可。訪問行程完全按照合同規定進行,圓滿結束,何來“欺詐”之說?董蕓簽了合同又不遵守合同,不按合同約定把出行費用按時交給旅行社,耽誤了全團全程機票的出票時間,導致其余14人每人多承擔了800元機票費。
    (3)關于“保證金”與合同。董蕓在第一個小標題“出行前巧設機關”中說,出行前要求每個人向馬珂個人賬戶打了2000元,作為保證金。事實是,從4月該活動啟動,就要產生費用,僅去美使館辦理入境簽證一項,每人就支付1200元。如果大家都不交一分錢,誰來墊付?辦好了簽證,若又放棄出訪,損失又由誰來承擔?繳納2000元所謂的保證金用來支付這些必須的費用,完全是基本常識。2000元支付了簽證、聯絡等費用后剩余600元,全部轉旅行社作為團費,或退給被拒簽的團員。
    董稱每人向旅行社打款26000元,但至今未見合同和行程,這完全是天方夜譚。由于董蕓遲遲不交團費,直到9月28日,她才代表她和她的女兒在合同上簽字,這個合同約定了行程和報價,怎能說“至今未見到合同”呢?
    (4)關于“一切費用全包了”。在“出行前巧設機關”第三段,董蕓稱王伯濤、樊秀娟、馬珂在翻譯協會辦公室一再向團員們表明不要有后顧之憂,“一切費用都包括在40余萬元費用里”。王、樊、馬三人從未在任何地方說過這樣的話,也不可能講這樣的話。合同中明白無誤地寫著,在三個交流城市,旅行社不提供全部服務;當地朋友若能招待,大家皆大歡喜;不能招待的,就得自己花錢。在交流城市,需要大家花錢租車、進餐時,董蕓總是帶頭拒絕交錢,在國外造成極壞影響,也給全團和組織方造成管理困難和經濟損失。
    (5)關于團內的兩個人。在“苦澀的挨宰之旅”中,董蕓稱樊秀娟是赴美全陪,不會講英語,甚至沒有導游證。事實是:此團是翻譯協會組織的,不是旅游團,無需旅行社提供領隊,樊秀娟自己花錢,作為訪問團正式團員出訪。根據合同約定,在三個城市,可能會由團員個人現付有關費用。團長指定樊秀娟負責,根據AA制的原則平攤臨時租車費、餐費。但每次平攤計算結果出來后,董蕓總是帶頭發難,拒絕交錢。團長本人是我省資深翻譯家,作為16人之一,也同樣承擔平攤的費用,而且還義務承擔翻譯任務。
   (6)關于托運行李要交費的問題。在“苦澀的挨宰之旅”第二段,董蕓提到在機場收取托運行李費的問題,更是讓人啼笑皆非。早在2001年“9.11”事件后,美國國內航班托運行李一律收費,早已是人人皆知的常識。董蕓在機場拒絕繳納行李托運費,大吵大鬧,美國人感到很驚訝!
    (7)關于堪城的租車費。在“苦澀的挨宰之旅”第三段,董蕓提到每人繳納88美金租車問題。合同明確規定,報價不包括在堪薩斯城期間的地面交通和餐費。要租車,就得自己花錢。她說16人每人交88美金,事實是,當時只有14人(兩人已在華盛頓提前離隊回國)。又是董蕓拒絕繳租車費,取消了預定好的轎車,后來又不得不重新預定轎車。由于她的來回折騰,僅堪城租車一項,就給組團單位造成 $1277.50美元的經濟損失。
董還稱,在堪城“再次向團員收取租車費16美金”,這完全是無中生有的捏造。
    (8)關于吃飯難的問題。在“苦澀的挨宰之旅”第四段,董蕓提到60歲的鄒宗美沒地方泡方便面的問題,也發生在堪城。根據合同,旅行社在這個城市不提供用餐服務,這就是說,午、晚餐自己解決,吃什么,怎么吃,花多少錢,都是自己的事情。
    (9)最后一站的鬧劇;貒,發生在迪斯尼樂園門前。董蕓母女和個別團員,在出國前沒有按合同約定交足團費。樊秀娟在訪美期間,多次催促但董蕓堅持不交,作為旅行社代表和團長分管財務的助手,小樊打了越洋電話,請示中僑國際旅行社老總王伯濤,決定:凡沒有交足團費的人,迪斯尼門票自理。作為經營性質的旅行社作出這樣的決定也是出于無奈,可以理解。令人無法理解的是,欠錢的董蕓倒有了理,追交欠款的旅行社倒成了罪人。
    以上說明,只是針對董蕓文中提到的幾個問題。關于她本人在境外背離訪問宗旨,我行我素,“有失國格、人格”的行為和言論,我們保留向上級有關部門另行反映的權利。
    參加這次訪問的,不只是董蕓母女,更不用說在現場見證董蕓表演的美國朋友和中國訪問學者。事實就是事實,謊言是見不得陽光的。
                              馬珂(簽字)
“海倫橋”訪美藝術團團長
陜西省翻譯協會常務副主席
    (見陜西省翻譯協會網站http://www.chsta.org/news_detail.asp?id=1240
(附三)

西安市碑林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

西安市碑林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

西安市碑林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

西安市碑林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

西安市碑林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

西安市碑林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

西安市碑林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

西安市碑林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

西安市碑林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

 
  2015年10月24日,西安市碑林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駁回了陜西省翻譯協會的訴訟請求。
(附四)

陜西省翻譯協會二審-民終836號

陜西省翻譯協會二審-民終836號

陜西省翻譯協會二審-民終836號

陜西省翻譯協會二審-民終836號

陜西省翻譯協會二審-民終836號

陜西省翻譯協會二審-民終836號

陜西省翻譯協會二審-民終836號

陜西省翻譯協會二審-民終836號

陜西省翻譯協會二審-民終836號

陜西省翻譯協會二審-民終836號

陜西省翻譯協會二審-民終836號

陜西省翻譯協會二審-民終836號

陜西省翻譯協會二審-民終836號

陜西省翻譯協會二審-民終836號 
 
  2016年4月1日,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終審判決,駁回起訴,維持原判。
叫的越大声老子越兴奋,下次美多个男人弄一个女的,美丽的熟妇中文字幕

上一篇:媒體人眼中的“去與留”
下一篇:新媒體推廣日漸增多 誰來解老年讀者之困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薦